靖鹿

感觉很多人在我生命里,就像一盏又一盏的灯

周末临摹一张,水彩开始学习中,什么叫开始?开始说明我之前都是凭感觉乱画的。😂😂

《毛诗序》

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,嗟叹之不足,故咏歌之,咏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

昔日的大学室友,曾让我为她们画肖像,那时总觉得来日方长,便信誓旦旦的说,毕业前一定给你们,一眨眼,毕业了,记起还欠她们青春的画像,再次提笔,眼泪忍不住的流下。那天刚好是中秋,一个人回到住宿,楼下的鞭炮声,楼道里的饭菜味,满满的思亲。

《在南方的北方》系列一〔食篇〕之  海瓜子
      栖息于咸淡水和淡水水域内。《咏海瓜子》写到:冰盘推出碎玻璃,半杂青葱半带泥。莫笑老婆牙齿轮,梅花片片嗑瓠犀。
      之前一直不敢吃贝壳类海鲜,因为总感觉像躲在壳里的蜗牛,后来和同事出去吃饭,不是海鲜还是海鲜,不吃就没有其他可吃的,于是也吃的不亦乐乎了。

《在南方的北方》系列一〔食篇〕 之  虾

     虾,种类众多,分布广泛,南北方皆有,时珍曰:江湖出者大而色白,溪池出者小而色青,皆磔须钺有硬鳞。
      在北方时常吃,却在南方时才画他,是因为初来南方,很多海鲜不知,认得了了之一有虾,因此开篇画虾。
       画中,色、香、味俱全,而看客只能体会其一,愿我不断长进,终能绘得后二者。

《昆虫记》2
夏天曾一度迷上虫子,有小飞虫爬到书上遍仔细端详,哪会儿手机里是抓拍的飞虫的照片,那一定是疯了,嗯,是的。只是有好奇却行动不足,后来不了了之,依旧不识得各虫的名称习性。这的确需要改进的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任需努力。

晚安,安好。

为什么画画会让我感到安静或又愉悦
因为我觉得每一幅画都是有生命的
以至于你想温柔待他

有时候当你翻看图片时,心都会被融化,然后汇成小溪流过冰山变为绿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