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鹿

昔日的大学室友,曾让我为她们画肖像,那时总觉得来日方长,便信誓旦旦的说,毕业前一定给你们,一眨眼,毕业了,记起还欠她们青春的画像,再次提笔,眼泪忍不住的流下。那天刚好是中秋,一个人回到住宿,楼下的鞭炮声,楼道里的饭菜味,满满的思亲。

评论